觳觫一尧

【毒埃】【暴卡】沙雕日常

ooc预警


沙雕预警




 


埃迪:果然还是热一点(洗澡水)舒服


毒液:!!!!




晚上 



埃迪:卧槽!好烫!你别碰我!


毒液:...…

    

于是毒液再现情景



埃迪:我神圣的洗澡水是你能玷污的?


毒液:你居然拿我和这种低级无机物比!  






毒液和暴乱交流


毒液表达: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人类喜欢热热的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


暴乱眼中:人类喜欢热热的!




又是晚上


卡尔顿:额啊…好烫…你 你出去…


暴乱:嗯?你们人类不都喜欢这种热热的东西?


卡尔顿:闭嘴!




据说卡总被开启了奇怪的play







毒液&暴乱:人类都是蹭(si)得(ao)累(jiao)

毒液实在太可爱了叭!


忍不住上课摸鱼


手残 捏不出毒液万分之一可爱

【启副】【四副】佛爷副官在现代

中秋快乐!

不知道是和佛爷过得第几个中秋了

虽说面上看不出 但两人都是实实在在的百岁老人 对这种传统节日重视的不行

两人一大早就忙活起来了

“佛爷 你去打电话给陈皮他们 告诉他们到这来过节 人多也热闹热闹”

“麻烦死了 还不如去新月饭店”

“不行 我一定要露一手 ”苦学了小半个月厨艺的副官就等着显摆显摆呢

“小副官!快来接我一下 看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副官忙擦了擦手就去开门

陈皮拎着大包小包的站在门外

收拾好东西 陈皮一下子扑在沙发里

“累死了累死了 哦对了!我带了好东西”陈皮突然想起一件事 又扑倒在了一堆东西中间翻找着什么

“嘿嘿 看看我亲手做的月饼 糖油馅儿的 尝尝”陈皮献宝似的掰了一小瓣月饼 凑到副官嘴边

“嗯 还真不错 再给我一块”副官嗷呜一口咬住

佛爷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两个人凑在一起

眯了眯眼“哎呦陈皮啊 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别客气啊当自己家一样 日山你去看看饭菜怎么样了”

副官听到称呼愣了一下 转身进了厨房

“呦 张大佛爷还吃醋了?”

“哼 陈皮 你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来练两手?”

“哼 求之不得”

九门其他人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大男人和小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 旁边副官一脸焦急的劝架

又是一番折腾 一大帮人才坐下吃饭

副官看着一大家子人鼻子有点酸

真好 今年一起赏月的还是我们这群老不死的

【启副】佛爷副官在现代

沙雕日常 ooc预警

副官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 当上了大学地理老师

而佛爷多次破获重大案件 当上了刑侦大队的队长

这天 学校举行五十周年校庆 举行了全校的游园活动 每个班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吸引游客

几个上过副官课的女同学看中了副官脸蛋好看又性格温和 求着副官穿女装

副官脾气好 又不会拒绝女孩子 最终在一大群人的软磨硬泡下妥协 穿上女装 开门揽客(不是)

佛爷这儿知道副官学校校庆 向上面申请协同维护校园秩序 本来想悄悄进学校找副官给他个惊喜 没想到 还没走几步路 就看到了站在广场上 一身洛丽塔的副官

哎嘿 佛爷这个暴脾气

【可以啊 我都没见过副官穿女装 凭什么一群小鬼抢先了】

二话不说 拨开人群 拽起副官就要回家 走到一半还不忘回头问问

“把你们老师借我一下 可以吗”

虽然是商量的语气 但是当兵多年练出来的气势不是几个学生承受得住的 几个人都吓得不敢说话

“很好 你们老师我就带走了”

之后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上课的时候 学生才看到副官

副官很抱歉的表示要赔同学一条新裙子

至于原先那条 被佛爷撕烂 随手扔在床脚了

【启副】佛爷副官在现代

沙雕预警 ooc预警

周末 佛爷副官都待在家里 一个坐的笔直玩着手机 一个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

佛爷突然猛的站起身 走到副官面前

副官正打着字 突然身前一块阴影 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被人夺了手机 随意的甩在沙发上

“你知道你是我的什么吗?”

副官还没回过神 愣愣的跟了一句

“我是你的什么?”

“你是我的炫迈啊”佛爷想到副官一脸委屈看着自己的样子就恨不得马上把人拐上床

“好”这下换佛爷懵了 这不对啊 这和电视里的不一样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不需要 佛爷说的都是对的”

“那我命令你问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想吃你根本停不下来”

“嗯?佛爷可是又想要了?人老了就该节制一点 不过佛爷想做什么都可以”说着还一边向佛爷走去 一边一自顾自的解着衣服

随着一件件衣服落地的声音 副官只剩一件衬衫套在身上

自家小副官都这么主动了 自己不表示怎么行

捞起副官打横抱在怀里 径直向卧室走去

关门前 佛爷还在想 广告真是个好东西

之后没人知道卧室里发生了什么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 上班一向准时的张日山第二天旷了一天班

【脑洞】占tag致歉

希望有大大能看到

副官佛爷 双向暗恋

尹新月助攻

一觉醒来两人互相魂穿对方

于是是伪装对方生活

过程中两人都发现对方心意

最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启副】【四副】血欲2

血族佛爷X人类副官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小副官是团宠
正文1VS1  番外带陈皮一起玩 大概有3P

写的又慢 字数又少 旋风下跪致歉

一转眼 佛爷已经离开了小半个月

陆建勋和日本人一得到佛爷离开的消息 就安耐不住自己的野心了 又是禀报上峰 又是四处打压的

“啧 这群人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副官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脑仁疼]

管家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副官微蹙着眉 仰躺在沙发上

管家看了看手里端着的午饭 还是叫醒了副官

“副官 起来吃点东西吧”

“嗯?管家啊 东西放桌上吧 我等下会吃的”平时清明的眼中带了点刚睡醒的朦胧 副官揉了揉眼睛

看着孩子气的副官 管家一阵好笑 又忍不住心疼

[昨天怕是又熬了一个通宵 饭也不好好吃 早上端过来的早饭现在一口都没动过 工作起来跟不要命似的 年轻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

管家是早年跟着佛爷一起离开张家的老人 熟知佛爷身体状况

管家膝下无儿无女 把两个孩子当做亲孙子对待 看着两人越来越出挑 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副官佛爷自小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 谁心里想什么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偏偏这不开窍的佛爷 有几次他都想索性给副官介绍几个官家小姐 让佛爷好好后悔去

其实他也知道真正不敢让佛爷面对自己内心的是什么 毕竟怪物的名声和永生的诅咒真的不是一个孩子担得起的 佛爷已经做的很好了 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因为这个错过彼此才好

“呦小副官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 可不是好孩子哦 怎么了 难不成还要人喂饭吃吗”

“胡说什么”陈皮这痞子劲儿让副官红了脸

“没事 管家您下去吧 我看着他 保准让他吃的干干净净 一粒米都不带剩的”

管家点点头 转身出门 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你怎么来了”

“怎么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 这么两天可想死我了”

“就你会贫 一起吃点?”

“不了 我吃过了 看看你这么几天瘦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大佛爷虐待手下呢 这么瘦打起来都没手感了”

副官笑着摇摇头 夹起一口青菜放进嘴里

“报告!”

副官写刚吃了没两口 就有小兵进来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 看见陈皮 又支支吾吾的低下头

“有什么事就说吧 不是外人”

“佛爷坐的火车马上就要到了”

“什么!佛爷要回来了 怎么不早告诉我”副官腾的站起身 饭也顾不得吃了 收拾东西就打算出门

“你给我好好坐着 再吃点东西 我去帮你收拾”陈皮把人强行按在椅子上

副官这还怎么坐的下来 冲进卫生间整理衣服 又用凉水冲了把脸 才显得没有那么憔悴

火车站

副官早早就到了 直挺挺的军姿站在那

伴随一声长长的汽笛声 火车停在了站台 两个亲兵上前开车门 佛爷慢条斯理的走下来

副官几乎一瞬间就找到了人群中的佛爷 这个人是多么耀眼 仿佛天上的太阳一般 不 是比太阳还耀眼

副官激动的想要走上前去 好好看看佛爷

佛爷远在火车还未到站时 就已经闻到了那股香甜的麒麟血的味道 一下车身体就本能的寻找副官

血族带给他的超常视力让他甚至可以看清副官的睫毛

[怎么瘦了这么多 颧骨都快突出来了 眼圈好重 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佛爷忍不住蹙眉

发现佛爷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副官硬生生收回了刚抬起的左脚 深深低下头

[佛爷其实不想看到我吧 我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

“叫我夫人”

属于少女的嗓音钻进副官耳中 抬头间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貂皮大衣的女子挽着佛爷的胳膊 半个身子都贴上去了

下人们看看副官 犹豫着不敢乱喊 见佛爷脸上并无不悦之色 整齐道

“夫人好”

短短的三个字 仿佛一把小刀 在副官心上狠狠划了一道

佛爷温柔的环住怀中的人 气力透支的身体那经得住这样的打击 副官只觉一阵气血上涌 竟然眼前一黑 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多亏陈皮手疾眼快 一把将副官扯进怀中 让人半靠在自己身上 才不至于狼狈倒地

副官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看着陈皮一寸一寸的下滑 陈皮索性横抱起副官 将人放到车上送到陈府

不远处看到了事情全程的佛爷眼中隐隐泛出血色 这是血族在经历强烈情绪波动是才会展现出的特征

[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过了 自己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佛爷强行压下眼底的血色 没人看到宽大袖口下捏的微微泛白的手指

陈府

天已经黑下来 副官才悠悠转醒

“醒了?怎么样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唔 没什么事了”副官挣扎着起身

“这是哪 佛爷呢”

“这是我家 你最近都没好好休息过 再躺会儿”说着就把副官往床上压

“不行我要赶紧回去 佛爷会着急的”说着就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哼 他现在美人在怀 怕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胡说什么 我先走了 下次再来”说话间 副官已经走到门口就要伸手推门

“他要结婚了”

副官伸到半空的手猛然顿住 转过头死死盯着陈皮 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佛爷要结婚了 新月饭店的大小姐 就是那天你看到的女人 你要是还不信的话大可去街上打听打听 我不会骗你”

陈皮坐在桌边 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

似乎知道事情已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副官紧了紧拳 又像了放弃什么

“那...那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他现在肯定忙坏了 我得回去帮他 这么多年这些小事都是我来的 怎么能麻烦佛爷呢 佛爷还真是不厚道 这事也不叫上兄弟…”

副官自我催眠似的不停说着 末了还生生扯出一丝笑意

陈皮看着那抹笑意 心中一窒 一把抓起副官的衣领 强迫他看着自己

“兄弟?你就真的甘心只做兄弟吗?你现在就应该…”

“我能怎么办 他现在连兄弟都不愿让我当了啊”

陈皮才发现副官眼眶红的不成样子 一滴泪倔强的在眼眶里打转

陈皮心痛的快不能呼吸 一把把副官搂在怀里 凑到副官耳边柔声道

“待在我这儿吧 我会好好对你 不会做一丝一毫伤害你的事 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我喜欢你 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副官只觉得脑子一白 只有耳边回荡着的陈皮的告白

“我…”

“哎呀 你瞧我说的什么胡话 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陈皮叫来下人准备车辆 他趁着这段时间 带着副官洗漱 还哄着人吃了几块点心

期间一句话也没和副官说 眼神交汇时也是急忙避开

“舵主 都准备好了”

“嗯 走吧”陈皮走在副官前面 一闪身上了副驾驶

副官坐在后座 紧紧盯着副驾驶的位置

[我还是伤到他了吧 明明不想看到身边人再受到伤害的]

“张副官 张府到了”

【启副】血欲

【启副/微四副】
血族佛爷X人类副官
大概是短篇 he
渣文笔预警
ooc 私设严重

这几天,佛爷和副官间的气氛怪怪的,连扫地的李大妈都看出来了。
大概是前几天佛爷只身一人救八爷,弄得一身伤到现在还没好,副官担心自责才有点脾气了。
对此,李大妈表示,副官嘛长的像小媳妇一样白净,这性子也和小媳妇似的,佛爷软声哄两句就好了。
但这次情况棘手的多,是佛爷躲着副官。
副官想找佛爷说清楚,于是泡了壶茶端进了佛爷房间。
“佛爷…”
“茶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话被人打断,副官长了长口,打算再说些什么。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还有,以后如非必要别进我房间。”话语间带了点不怒自威的味道。
“对了,过段时间我要去一趟北平。”
“那我…”副官眼中终于带了点光,语气中满是恳求。
“你就待在长沙城。好了下去吧。”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一刻没停过,书桌前的人头也没抬过。
“…是”
[佛爷现在竟是连个眼神都不愿给自己了,自己这种龌龊心思果然藏不住了吗。]
感受到副官气息渐远,佛爷才放松下来,整个人脱力的倒在椅子上,右手忍不住抓紧左肩处,衣服下一处伤口的血渐渐透过纱布。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要赶紧动身,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到他,就算让他恨我也无妨,只要他能好好的。]
想到心尖上那人,苍白的唇忍不住勾起一丝微笑,周身洋溢的气息,将佛爷一身锋芒都温柔裹在其中。

副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佛爷府邸的,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到了陈皮家门口。
[罢了,都到这儿了,进去找他喝两杯吧]
陈皮和副官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当初港口一架,两人打出了英雄间惺惺相惜的味道。那以后,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要说陈皮这人,虽然有时嘴上不饶人,但这直来直往的性子倒也让人觉得舒服。
“稀客呀,张副官,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咱俩来比试比试?”
“你这有酒吗,陪我喝两杯。”
“没问题,去把我柜子里的酒拿出来。”转头向伙计吩咐到。
接过酒坛,陈皮献宝似的摆到副官面前。
“我这酒可是好东西,别看这么小一坛,后劲可足,副官你可得慢...”
陈皮这话还没说完,副官闷头灌了一大口酒。
副官家里管着,佛爷看着,哪里喝过什么酒,这一口烈酒下肚,连眼泪都呛了出来。
“咳咳咳...”
“哎你看,我都说了慢慢喝,这也没人和你抢不是。”
陈皮赶忙抽走副官手里的酒坛,站起身来给人顺顺气。
抬头间,陈皮看着这人双颊染上酡红,眼中满是水汽。
副官恍然间仿佛看到了佛爷,借着酒劲抱住了身前人。
陈皮正心疼着,突然被人抱了个满怀,身子僵了僵,在听到怀中压抑的哭声后,抚上人后背,手忙脚乱的安慰着。
“佛爷,佛爷你为什么不能看看我...”
“我的小副官,你又为什么不能看看我呢。”
陈皮一脸温柔看着副官,在确定怀中人失去意识后,才敢在人额上落下一吻,将人轻轻放在大床上。
[罢了,就这样吧,你能好好的就行了。]
伸手拨开副官粘在额前的湿发,转身回到桌边,一坛一坛的灌着酒。
[我陈皮还真是孤家寡人的命啊。]

找文

占tag致歉
大概讲的是二爷重病 佛爷一行人寻药
药在起灵冢 副官替佛爷跳下去了
出来之后变成了新的张起灵 无情无欲
佛爷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很爱副官
翻了好久实在是找不到了😂